又是酒

記得剛畢業時,被叫去參加同事聚餐。說是同事,不知為什麼那天參加的職場新人只有我和一個男生,其餘都是前輩和不同部門的上司。只有我一個妹子。

席間不斷被勸酒,喝也不是,不喝似乎也不是。那種被強人所難的感覺想必大家都懂。雖然氣氛還算不錯,但坐著坐著就覺得椅子上扎滿了針。不知是誰把話題帶到了「女朋友」上,引出各位大倒苦水:

「女朋友應酬被灌了好多酒,深夜回來大吐特吐,那一瞬間真是心疼。」

「我也是,當下想著多賺點錢哪怕把她養在家裡就不用受這等罪了。」

男士們都沈浸在對自己男子氣概的美好幻想中,想必說出的話自己都莫名感動。

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,來自於我,

「你們心疼自己的女朋友,可是,我也是別人的女朋友啊。」

霎時全席默然。

情商不高,又藏不住話,雖然時至今日覺得十分欠妥,卻不後悔。

雖愛酒,卻小器得很,只願與愛的人們共飲。但這樣的喝酒場合,要麼謊稱過敏,要麼再三推拖。一是酒精過於美好不值得如此浪費,二來這樣的場合通常也沒有什麼美酒美人值得人如此傷身。若有平日難以出口的心裡話,兩三杯下肚對著親近的朋友說便是,大家都沒熟到可以這樣推心置腹。半真半假的真心話,更像是成人世界的遊戲,以酒為引子,完成一場自我銷售。

Subscrib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