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严苛的防疫措施生活了两年后,一切慢慢常态化。我也终于将脑袋探出洞口,又小心翼翼外出觅食了。

可谁能想到,我会是在家中招呢。

万幸是,烧得意识混乱时有人照顾。

不幸是,我正是被那个照顾我的人传染的。

万幸是,没有突然恶化进医院。

不幸是,隔一天就发烧一次,晕过倒,咳过血。

万幸是,在家就能看医生,线上开药。

不幸是,药局离我家直线距离 2km,两天了同城快递也还未将药送至。

万幸是,补充了很多很多睡眠,从来没有集中做过这么多美梦。

不幸是,谁知道掉的肌肉要多努力才能补回来。

写在感染的第六天。或程序员计数法的第五天。

欸,你说,Day 0 这个说法多酷啊。